心念至纯 则万物皆纯

发布时间: 2016-03-17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字体显示:

  信仰的纯洁是最根本的纯洁,信仰的坚守是最根本的坚守。党性提纯的核心就是要经常擦拭信仰之灯,洗涤心灵的“雾霾”,始终做到信党爱党跟党走。

  提纯党性既要靠自律,也离不开他律。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,乐于并善于听到批评、接受监督,适应在监督下工作和生活,不仅是修养,是党性,也是一种政治智慧。

  开国上将李聚奎在临终前,把儿女们叫到床前说:“我,一个老共产党员,一辈子为信仰奋斗,没有个人私产。”他颤颤巍巍地把他在5张白纸上一笔一画写下的遗产清单交给5个孩子。孩子们接过展读,那上面赫然写的是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。什么是纯洁的党性,什么是纯粹的信仰,老将军用一生作出了最好的诠释。

  “尤其难上难,锻炼品德纯。”对于共产党员来说,党性如铁,唯有矢志不渝地坚守,才能撑起人生的脊梁;党性似金,唯有淘尽功利的杂质,才能愈发闪亮。纯洁的党性是党员立身、立业、立言、立德的基石,赞扬一名党员,可以有无数理由,而否定一名党员,“党性不纯”四个字足够。尤其面对社会上存在的金钱之惑、美色之惑、名利之惑、享乐之惑、权力之惑等,作为一名党员更要心有定力,心存戒律,把党性修养、党性锻炼、党性提纯作为人生的必修课,这样才能做到立身不忘做人之本、为政不移公仆之心、用权不谋一己之私,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。

  金一南在《心胜》一书中写道:真正的力量发自内心,心胜则兴,心败则衰。“心念至纯,则万物皆纯。”对于共产党员来说,信仰的纯洁是最根本的纯洁,信仰的坚守是最根本的坚守。党性提纯的核心就是要经常擦拭信仰之灯,洗涤心灵的“雾霾”,始终做到信党爱党跟党走。在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,至今仍保留着贺龙元帅当年的入党登记表,这是他经历起义失败后在南下途中填写的。当时的入党介绍人问他:“贺龙同志,此刻我们代表党向你问话,你必须如实回答,不得隐瞒。请问你的动产、不动产、现金等,还剩多少?”贺龙淡然一笑,摊开双手说:“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“那么你的社会关系呢?”“以前的社会关系,参加革命后,都不来往了。”登记表上的这段话,真实地记录了贺龙对党的追随、对信仰的追求。他参加革命不为官,不为钱,不怕死,就为心中的信仰和主义,因此而成为共产党人的精神标杆。回顾风雨历程,有过贺龙元帅在共产党人最危险的时候找党的赤胆忠心,也曾有过张国焘离心叛党的警示教训。忠诚还是背叛,抉择的背后往往是信仰的坚定或动摇。

  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”人生活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,受来自各方面的影响、感染,要想一尘不染,什么缺点也没有,什么错误也不犯,是不可能的。如何对待自己的缺点和错误,直接检验着党性的纯度、自我改造的力度。早期工人运动的领袖李立三为中国革命奋斗了一生,可谓功勋卓著,但是他对在主持中央工作时犯的错误负疚不已,一直检讨了30多年。一次,他化名李敏然,给一些单位讲党课,深刻剖析“立三路线”的成因、教训及领导人的责任。现场有人提问:“你怎么知道当时犯错误人的心理?”他的回答令全场十分惊讶:“我就是李立三。”这句话何其简单,但坦荡地说出来,无情地解剖自己,又需要何等的勇气。只有真正的共产党人,才能如此深刻地审视自我、解剖自我;如此坦诚地现身说法、启迪他人。很多时候,指出别人的问题容易,发现和改正自己的毛病就难了,有的甚至以“一贯正确”自居,对别人是马列主义,对自己是自由主义,争功诿过,文过饰非。这不仅是党性不纯的问题,而且离栽跟头已不远了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告诫我们:“每个同志都有改造自己、提高自己的职责,打扫思想灰尘、祛除不良习气、纠正错误言行永无止境,永远都是进行时。”一个人就像一棵果树,要想长得好、结出好果子,需要时常修枝剪叶,不断改造提高自己。彭德怀元帅常说:“不论怎样忙,每月总要抽出半天时间,把自己做过的事情认真检查一遍,看哪些做对了,哪些做错了,以便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。”忙碌中不忘检点人生,反思后倍添前进动力。延安“五老”之一的谢觉哉也有一则妙喻,他提倡做一把“鸡毛掸子”。这鸡毛掸子是用来打扫灰尘的。谢老在《拂拭与蒸煮》一文中,对鸡毛掸子作了这样的描述:“壁镜挂久了,不大明亮,以为原来如此,偶把鸡毛掸子一触,发现一道光明,你就知道不去拂拭是误事的。”为此,他由衷地赞叹这小小什物作用不小,若能经常用它拂拭桌椅上的灰尘,则窗明几净。我们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,就是我们经常清除头脑中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的有力武器,我们一刻也不能丢掉它。“道自微而生,祸自微而成”。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。以老一辈革命家为榜样,经常检讨自我,注意防微杜渐,灵魂就不会因迁就肉体而找不到“家”,人生旅途中就不会因小节不自律而生大害。

  古人曰:“鉴不能自照,尺不能自度,权不能自称。”提纯党性既要靠自律,也离不开他律。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,乐于并善于听到批评、接受监督,适应在监督下工作和生活,不仅是修养,是党性,也是一种政治智慧。在长征途中,周恩来身为军委副主席和红军总政委,工作非常繁忙,但他却不忘参加党小组活动,经常听取大家的批评意见,并把这些意见记在本子上,认真加以改正。如果因急事耽误了组织生活,他总要设法补上。以监督为镜,以批评为尺,看似“小我”受到约束,实乃“大我”成就其中,可以使自己少犯错误,少走弯路,犯了错误也能及时发现和纠正。

  唐代文学家韩愈在《原毁》一文中指出:“古之君子”之所以能够“其责己也重以周”,是因为他们坚持以舜、周公为榜样。韩愈写道:“舜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;周公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。是人也,乃曰:‘不如舜,不如周公,吾之病也。’是不亦责于身者重以周乎!”古人强调修身就要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内自省,这对于我们今天加强党性修养,提纯道德情操,仍有重要借鉴作用。共产党员没有天生的免疫力,党性与党龄不成正比,党性与职务也不能画等号,过去党性强并不意味着现在党性强,现在党性强并不意味着未来党性强。只有常以先进典型为标杆,自觉查找自身差距,常以反面典型为镜鉴,时时敲响自律警钟,坚持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活到老、学到老、改造到老,在不断“提纯”中强内功、壮筋骨、塑灵魂、正形象,力求德高于世,行高于人,才能在人生道路上行稳致远,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高地,永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。(向贤彪)